当前位置:深圳房产网搞笑只因多看你一眼
只因多看你一眼
2022-09-22

1

“加油!加油!胜利就在眼前,冲啊!”李伟上蹿下跳地打气,让丰收已经麻木的双腿多了几分力气。丰收抹一把额头的汗水,继续往前跑着。

说起来,丰收根本不是运动健将,连体育爱好者都算不上,之所以参加市民马拉松赛纯粹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准确地说是爱的冲动。和大多数同事一样,他被公司新来的辣妹米娜勾了魂。但米娜欢喜的是运动健将,腹肌都没有的丰收连备胎都不够格。转折发生在公司年会上,米娜面对众多爱慕者起哄般的表白,嫣然一笑:“三个月后举行市民马拉松比赛,你们谁能跑进前十,我就……”马拉松?几十公里可不是闹着玩的。看着她飘然远去的背影,大伙唉声叹气一阵也就散了。丰收却把这话当了真,第二天他追问米娜:“你昨晚的话当真?”米娜嘲弄地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只要你能。”就这样,丰收几乎疯狂地练了三个月,终于如愿站在了起跑线上。

好哥们李伟似乎比他还亢奋,一次次骑着自行车来报告排名。路很漫长,人很疲惫,心却是欢喜的。终于,李伟气喘吁吁冲过来:“哥们,胜利就在眼前了,只要你超过他,就稳进前十了。”他指指前面一个矮小的身影。

丰收就拼命追,可是前面那个人似乎比他还拼命,他超过去,那人再反超他,反复数次。从沉重的喘息中丰收能听出那是个女孩。一个女孩这么彪悍干嘛?这个前十,对丰收可是意义非凡的,于是,在用尽吃奶的力气再次追上时,他决定请求对方的成全。“美女,你……”刚扭头说了这几个字,就见对方摇摇晃晃,一口鲜血不偏不倚,喷到了他胸前。

丰收想扶住对方,手还没伸出去,就一头栽到了地上。他最后看到的,是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睛,那双眼那么悲痛,似乎承载了人类所有的悲情。可是,怎么又那么好看呢?

2

丰收在急诊室醒来,身旁的李伟一副啼笑皆非的模样:“你一个大老爷们,居然晕血。”

“晕血?怎么可能?”丰收差点跳起来。李伟按住了他:“你应该庆幸,在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从不曾遭遇血腥。”接着,他摇摇头:“遗憾啊遗憾。”

丰收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自己功亏一篑了。可他竟没有想象中的悲伤,或许,是这一次体力的极度透支治愈了他的相思,也或许,是他想起了那双美丽的眼睛。“对了,吐血的那个人怎么样?”

“哦,你俩一起被送来的。她也没啥大事,医生说是悲伤劳累过度,急火攻心。”

自己算是因为爱情吧!一个女孩这么搏命,又是为了什么呢?丰收满怀好奇,于是,他见到了魏子嫣。

那双悲痛欲绝的眼睛已然平静。“真抱歉!”她对丰收说。

李伟自然不肯放过耍贫嘴的机会,于是将米娜的条约添油加醋讲了一遍。在他的讲述里,只要丰收能跑进前十,马上可以和米娜洞房花烛了,只可惜,唉。眼见魏子嫣脸上的歉疚越来越浓,丰收一巴掌拍向李伟:“少胡说八道!”他对魏子嫣笑笑,“只是个玩笑而已,没什么的。”

“什么玩笑,我可是认真的!”随着话音,他被拽进一个丰满的怀抱,还被火辣辣亲了一口,幸福来得太惊骇,差点让他晕过去。定睛一看,居然是米娜。

“我没跑到前十,我都没跑完,我还晕血。”丰收连忙解释。

“傻样,这有什么关系呢?我找的是男朋友,又不是奥运选拔。”米娜的声音甜得简直要滴出蜜来。女人心真是海底针,丰收摸着满胳膊的鸡皮疙瘩,悲喜交加。

因为刚被确认了所有权,他只能无奈地看着魏子嫣离去,她依然戴着长跑时的绒线帽,瘦小的身影如同无助的孩子。丰收的心抽搐着,他知道,那是心疼的感觉。

米娜简直变了个人,不但对丰收百依百顺,炙热的爱慕眼光更如灼灼红日,一天到晚盯在丰收脸上。如果没遇到魏子嫣之前,这一定是丰收求之不得的,可现在,他眼前,随时都会出现一双眼睛,忧伤的,平静的,歉疚的,那个迷一般的女子完全吸引了他,他渴望再见到她。

丰收跑到医院去找魏子嫣的电话,过程自然很艰难,但他最终成功了。电话里,魏子嫣很客气,却拒绝见面。扣掉电话,丰收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也是,人家凭什么要跟他见面,他有米娜,有什么资格再去追求另一个女孩。丰收决定先跟米娜摊牌,告诉她自己的真实想法。可话还没说完,米娜就泪如雨下,她说:“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你不要我了我以后再怎么见人?”热辣辣的眼泪蹭了丰收满胸满脸,似乎他是个始乱终弃的王八蛋。可他们明明没什么啊,丰收只能一边暗叫冤枉一边落荒而逃。

3

丰收记得给魏子嫣打电话时,恰好听到公交车在报站名,虽然邂逅的几率几乎为零,但他还是乘上那辆公交车,兜了一遍又一遍。几天后,奇迹终于出现。丰收随着拥挤的人群上车时,就见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孩起身为一位老人让座,还细心地将他搀到座位上。女孩转头,是魏子嫣!“嗨,你好。”丰收强压住内心的狂喜,故作平静地问候。魏子嫣笑笑:“好巧。”“是啊,是啊。”丰收在心里已经叩谢了两次菩萨三次上帝。

他终于可以和魏子嫣长谈。如果之前,他只是被她的容貌吸引,那现在,随着了解的深入,她的善良与纯真更让他心动。只是,她眼底总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忧郁,联想到相识那天她不要命的奔跑,丰收更觉得她多了一层神秘。只是现在,自己还没有资格去探究这些神秘。虽然与米娜并没有实质性的发展,但毕竟,人家抛了绣球,自己屁颠屁颠去抢了。一定要跟米娜说清楚,哪怕当众道歉都行,丰收暗下决心。

米娜没找到,却看见了李伟。李伟眼光怪异,看得丰收浑身发毛。“咱们的董事长是,你爹?”李伟忽然一把拖住他,神秘兮兮地问。

“你,你怎么知道?”丰收大惊。他留学归来,从底层做起,不曾享用过半分特权,更没对谁透露过身世。

“你这家伙,保密工作可真好!”李伟显然很开心。

“你听谁说的?”

“小花呀。”

小花是米娜的好友。她对米娜缠着丰收很不理解,米娜终于说在丰收晕血被送到医院时,她无意间听到了董事长的电话,知道了丰收的真实身份。小花将信将疑,于是向李伟求证。丰收恍然,就是这个原因,米娜才不管自己是不是运动健将,晕不晕血,有没有进前十。他心中的愧疚感荡然无存,他找到米娜,彻底了断了两人的所谓的“恋情”。

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和魏子嫣在一起,他把自己和米娜的来龙去脉交代得清清楚楚,本来以为魏子嫣可以毫无芥蒂了,没想到,她听完后却脸色突变。“对不起,我从没想过要当你的女朋友。”她起身就走。丰收一把拉住:“为什么?我哪里不好,我会改。”这句话很傻,但他想不出别的话。

恳切的目光还是有用的,魏子嫣起码坐下了,她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么,你喜欢我什么?”

丰收很希望此时自己化身诗人,即使不是,他也努力让告白更诗意些:“我喜欢你乌黑的长发,喜欢你会笑的眼睛,喜欢……”

“好了,”魏子嫣打断了他,“我要告诉你,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她低头喝了一口茶:“其实,我……”

“你个小贱人!”一阵风般冲进来的是米娜,她一把拽住魏子嫣的头发。魏子嫣伸手去护,已经晚了,那袭美如黑夜的长发被扔到地上,丰收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魏子嫣,斑白的头发短短的,紧紧贴在她瘦小的额头上。

“你就被她这副尊容迷住了?”米娜恶毒地笑着,她转向魏子嫣:“你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这副模样也想做丰氏的少奶奶?”

变故太突然,丰收呆住了,直到保安把米娜拖走,他才去捡起地上的假发,要给魏子嫣戴上。魏子嫣躲开了,她很平静:“其实,我刚才要说的就是这件事。第一次见你时,我刚失恋。我失恋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头发。我几乎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方法,却始终摆脱不了悲哀。”她看看丰收依然木讷的脸:“很抱歉让你受惊了。我终于能在心里接受戴着假发的我,却没敢奢望你也会接受这样一个我。”

魏子嫣似乎从人间蒸发了,丰收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动用了父亲的关系都没能找到她。这个城市太大,一个人真心想要藏起来是很容易的。丰收知道,是自己的惊愕刺伤了她,那颗刚被伤过,尚未完全愈合的心。

4

半个月后,一则广告铺天盖地席卷了大大小小的电视台。广告里,丰收戴着一顶银灰色的假发,在他身旁,一顶顶摆着的,都是假发,长长短短,如雪如霜。他说:“我说过我爱黑发,那是曾认为你有;我爱的,只是你的拥有,我会根据你的所有修订爱的标准。我在这里等你,一直。”

终于,白发在这个城市成为一种时尚,成为爱的标志。女孩们戴上白色假发与爱人相拥成为这城市最美的风景。丰收的假发店每天顾客盈门,络绎不绝。

这一天,又一个长发如雪的女子站在了店门口。“您需要换一款吗?”营业员殷勤地招呼。“不,她不需要换,她现在的,就是最美的。”说话的,是丰收,被他拥进怀里的,正是魏子嫣。

爱,就是传奇,不是吗?

(责编/邓亦敏 插图/张恩卫)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

深圳房产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778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