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房产网国学洪咨夔《眼儿媚·平沙芳草渡头村》:以乐景写哀,倍增哀怨
洪咨夔《眼儿媚·平沙芳草渡头村》:以乐景写哀,倍增哀怨
2022-09-22

洪咨夔(kuí),(1176年~1236年),南宋诗人,字舜俞,号平斋。临安(今属浙江杭州)人。嘉泰元年(1201年)进士。授如皋主簿,寻为饶州教授。作《大治赋》,受到楼钥赏识。累官至刑部尚书、翰林学士,知制诰,加端明殿学士。卒谥忠文。著作有《春秋说》3卷、《西汉诏令揽钞》等。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洪咨夔的《眼儿媚·平沙芳草渡头村》,一起来看看吧!

眼儿媚·平沙芳草渡头村

洪咨夔 〔宋代〕

平沙芳草渡头村。绿遍去年痕。游丝下上,流莺来往,无限销魂。

绮窗深静人归晚,金鸭水沉温。海棠影下,子规声里,立尽黄昏。

这首词构思了一位黄昏日暮伫立渡津跷首企盼意中人归来的闺中痴情少妇形象。

词首二句“平沙芳草渡头村。绿遍去年痕”。交待了这位女主人公所处的地点和时令。她住在一个靠近沙滩渡口的小村子上,时间已是芳草萋萋的盛春。“去年”二字,表明时序的更替,那村边渡口,芳草再绿,暗示意中人分手离去已是去年之事。此二句写主人公移步来到村外所见渡头春景“依然去年时”。入笔即已情在景中,宛曲流露闺中人的思怨之情。三四句“游丝上下,流莺来往”仍是景语。游丝,指蜘蛛类昆虫结的网。这里是说蜘蛛儿正在林间上下结网,黄莺儿往来穿梭于树梢之间。这一切皆昭示着春天到来,万物复苏,昆虫、小鸟皆自由自在地活动于大自然中,到处一派勃勃生机。然而,独有这位思妇触景伤情,感到“无限销魂”。这魂离魄散的无限惘怅,正来自对意中人一别经年的刻骨相思。以乐景写哀,倍增哀怨,看来洪氏亦深明此道。

过片“绮窗深静人归晚”直写思妇企盼归人的情感。绮窗,表明所居之华,侧面交待思妇显贵的身份。“深静”二字渲染了闺中独处的孤寂氛围。“人归晚”表明对意中人的思念。接着“金鸭水沉温”再次交待这位思妇显非普通人家。鸭形香炉中水沉香带着温和的香气冉冉上升。这句回应上句“深静”二句所设置的空寂和无聊的氛围。煞尾三句“海棠影下,子规声里,立尽黄昏”为闺中思妇安排了特定的环境:一是婆娑摇曳的海棠树影之下;二是哀啭啼血的杜鹃声里;三是晚霞落照的黄昏暮色。“立尽”二字表明思妇渡头盼归人伫立之久,从早至晚,直至黄昏逝去,夜幕降临。可见思妇期盼归人心情之切。全词至此,一个独立黄昏渡头翘首企盼的闺中少妇形象已十分丰满地再现出来。

深圳房产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778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