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房产网国学红楼梦中袭人是如何对待林黛玉的?为何那么讨厌她
红楼梦中袭人是如何对待林黛玉的?为何那么讨厌她
2022-05-23

袭人是宝玉房里大丫鬟之首,《红楼梦》中的重要人物。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从服侍贾母到服侍宝玉,很显然,袭人的前途更加光明了,毕竟宝玉是未来的宝二爷,荣国府的当家人,跟着这样的主子,自然比日薄西山的贾母更滋润。

在《红楼梦》中,贾母乐观开朗,懂得享受,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作为豪门老太太,她是比较成功的。只是,同天下的祖母一样,她同样有一个无法改变的毛病,那就是偏心,这一种偏心,在宝玉、黛玉面前,表现得格外明显。

贾宝玉是贾母的心肝宝贝,林黛玉初进荣国府,在待遇上超过了三春。在贾母的维护下,贾府上下,对“二玉”都是非常尊敬和拥护的。

然而,同样也有个别存在,他们不但对“二玉”没有尊敬,甚至还刻意污蔑和陷害,比如赵姨娘陷害宝玉,比如,今天我们要说的袭人刻薄林妹妹。

前面我们提到过,袭人是贾母身边的丫鬟,即使派到了宝玉身边,她的月钱,也是由贾母处分发,按说,她对贾母,理应具有一份感恩之心,自然,对贾母疼爱的林妹妹,更应该维护才是。

但我们从原文中来看,却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袭人对林妹妹没有丝毫的好感,相反,她是毫不保留的处处针对林妹妹。

《红楼梦》第三十二回,史湘云再一次来到荣国府,并特意为袭人,带来了绛纹石戒指,史湘云小的时候,曾在袭人的服侍下生活过一段时间,因此,她们二人的关系比较亲密。

正是因为关系的亲密,她们二人闲聊之时,袭人才会让湘云替宝玉做鞋。面对袭人的要求,湘云既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马上拒绝,而是说出了另外一个插曲。

史湘云道:“论理,你的东西也不知烦我做了多少了,今儿我倒不做了的缘故,你必定也知道。”袭人道:“我倒也不知道。”史湘云冷笑道:“前儿我听见把我做的扇套子拿着和人家比,赌气又铰了。我早就听见了,你还瞒我。这会子又叫我做,我成了你们的奴才了。”

原来,不久之前,湘云替宝玉所做的扇套,被林妹妹一气之下剪坏了,听见自己所做的东西被如此糟蹋,她心中不快也很正常。

贾宝玉见湘云提到了此事,赶忙替黛玉维护,说她是无心之举。但显然,袭人并没有为她开脱半句。反而同湘云一起,说林妹妹的不是。

史湘云道:“这越发奇了。林姑娘她也犯不上生气,她既会剪,就叫她做。”袭人道:“她可不做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她劳碌着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呢,谁还敢烦她做?旧年算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

且不说林黛玉是小姐,她是丫鬟,身份上的不对等,已经足够让她不宜说主子的坏话了。即使从她们二人的交情来看,她对林妹妹的这番刻薄,也显得有点过了。

想六岁进贾府的林妹妹,同贾宝玉一块居住在贾母的房中,那时袭人对林妹妹,是多么的照顾和关心?因为林妹妹说没有玉导致贾宝玉怒砸通灵宝玉,到了睡觉的时候,她还在哪里抹眼泪。

袭人得知后,特意跑过来安慰她,还要亲自将宝玉所戴的玉拿给她瞧一瞧。

谁能想到?几年之后,那个曾经同林妹妹关系友好的袭人,会变成这样一个背后说她坏话的人?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袭人还曾当面挑拨“二玉”的关系。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贾母带着众人前往清虚观打醮,因为张道士为宝玉提亲,导致“二玉”都不开心,第二天都不愿意来了。

第二天,宝玉来到黛玉的房间,黛玉问他为何不去看戏?三言两语又加上黛玉本身说话直接,导致了他们二人因为“金玉良缘”一事再一次发生了争吵。

为了表明心迹,贾宝玉又一次取下了通灵宝玉,将它狠命地砸到了地上。林妹妹见他如此大闹,也一边哭着一边吵了起来。将刚吃下去的香薷饮解暑汤“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面对“二玉”的争吵,紫鹃极力进行了安抚:

“你同妹妹拌嘴,不犯着砸它。倘或砸坏了,叫她心里脸上怎么过得去!”

……

紫鹃道:“虽然生气,姑娘到底也该保重着些。才吃了药好些,这会子因和宝二爷拌嘴,又吐了出来。倘或犯了病,宝二爷怎么过得去呢?”

显然,紫鹃这两句安抚之言,正中了宝玉的心,同样,也平复了林黛玉的情绪,因此,在这一刻,袭人、紫鹃、宝玉、黛玉四人都沉默了,唯有轻微的哭泣而已。

从这样的局面来看,作为宝玉的丫鬟袭人,只要捡起通灵宝玉给宝玉戴上,劝他离开也就没事了。但是,她的做法却让人难以理解。

一时,袭人勉强向宝玉道:“你不看别的,你看看这玉上穿的穗子,也不该同林姑娘拌嘴。”黛玉听了,也不顾病,赶来夺过去,顺手抓起一把剪子来就剪。

看看她所说的?这是在平息他们二人的矛盾吗?这分明是在挑拨他们二人的关系,刺激敏感的林妹妹,导致她进一步犯错。

试想,若仅仅是宝玉砸玉,此事告一段落,林妹妹有何罪之有?但如今不同了,宝玉砸了玉,林妹妹剪掉了惠子,他们二人,都有过错。

对于袭人所添的这把火,小白实在找不出为她解释的理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没安好心。

小结:

袭人是贾母一手调教的好丫鬟,也是贾母看重的好丫鬟,她是贾母身边的一等丫鬟;而服侍林妹妹的紫鹃,却不过是贾母身边的二等丫鬟。

只是,我们回顾她们二人在处理“二玉”争吵之时的所作所为,似乎会发现,袭人的能力还不及紫鹃呢?但真相是什么呢?

深圳房产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7780188